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怎么买白金基金-荣荣基金课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2021年12月4日发(作者:庄述祖)

浅析实际出资的“委托炒股型”受贿罪的认定标准 近日,笔者代理了一起受贿案件。案件事实为请托人黄某主动提出要为被告人郑某炒股,在此之前郑某也炒股,但数量不多。而此时郑某同意的原因在于黄某向其允诺,自己公司有专业的炒股人士同时自己可以得到内幕消息等。基于对黄某的信任,郑某从银行贷款00万将其交付给黄某。从选购股票到炒股方式等全部由黄某做主。并且在“委托炒股”时二人已达成约定,由郑某贷款交给黄某炒股,不需黄某提供任何担保,只因为黄某出力,盈利按比例分成大部分给黄某,郑某收取少部分;亏损的话,则由黄某承担。由于黄某根本没有炒股的专业团队,也无内幕消息,最终造成股票亏损,黄某按约将损失填平。由此公诉机关认定黄某承担的损失即郑某所获的“收益”,指控被告人郑某通过“委托炒股不赔”的方式收受黄某的行贿款。 寥寥数语的起诉书看似将被告人郑某的罪状一一罗列,但笔者仍对所谓“委托炒股不赔”是否符合实际出资的“委托炒股型”受贿罪的构成要件产生了深深的质疑。由于实践中对实际出资的“委托炒股”型受贿罪的认定存在诸多争议,笔者想借此机会拟作一探讨。 (一) 对于“委托炒股型”受贿罪规定在2007年7月8日最 1

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的《关于办理受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关于以委托请托人投资证券、期货或者其他委托理财的名义收受贿赂问题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以委托请托人投资证券、期货或者其他委托理财的名义,未实际出资而获取“收益”,或者虽然实际出资,但获取“收益”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的,以受贿论处。受贿数额,前一情形,以“收益”额计算;后一情形,以“收益”额与出资应得收益额的差额计算。” 根据上述法律的规定,实际出资的“委托炒股型”受贿罪构罪的前提应当是,客观上请托人给予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收益要明显高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出资应获收益,以及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必须主观上明知请托人给予更多的利益,才能认定受贿罪成立。但如何具体把握上述两个方面的认定标准,实务中是存在争议的。 (二)对“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的把握。 实践中对于“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主要有两种观点。 其中一种认为,将出资应得收益之外的收益直接认定为受贿数额。 另外一种观点认为,对“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的判断并非形式判断,而是实质判断。虽然数额被认为是区分受贿犯罪与一般违纪行为的重要参考指标,在受贿犯罪的定性 2

定量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但作为受贿犯罪成立的量化标准,对犯罪数额的规定及认定规则本身首先应当符合“标准”的基本要求,即必须明确化和具体化。本属于犯罪客观要件一部分的犯罪数额,就更应尽可能地做到形式化和非价值化,从而使人们在司法认定中通过事实判断能够准确地得出结论。 笔者倾向于第二种观点,“明显高于出资应得收益”的数额认定标准并不能一概而论。高于应得收益是根据理财行为的客观情况进行的事实确认,但“明显高于”却是结合社会观念、主观识别、政策立场作出的价值选择。 另外,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际出资的情形下,还应根结合请托人接受委托后资本运作情况分析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获取“利润”的真实性质。笔者结合两种特殊情形展开讨论: 1、请托人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承诺“不赔”。虽然《证券法》、《合同法》规定证券、期货公司不可接受客户的全权委托,承诺保底或是分担收益及亏损,但实务中在合同里约定收取保底收益或者不承担亏损责任,已经是一种普遍现象,尤其是非正规的委托理财合同中,均设立有要求受托人保值增值的保底条款,并约定赢利超出部分由双方共同分享。不能由此认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基于该合同收取的收益就是受贿款,因为判断是否受贿,核心在于这种行为是

浙江风险基金-基金公布持仓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基金发行提前结束-业委会能管维修基金不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2015基金考试报名-基金半年内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认购美元基金-分红登记日可以赎回基金吗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基金-犹太人基金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基金管理部 招聘-基金的投资占比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汇丰晋信动态基金-基金最高峰是多少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置上康旅基金-支付宝买基金e类

委托事项违法(委托别人炒股票合法吗)

发布时间:2021-12-04 18:57:05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ruidaby.com/caijing/93059.html

作者: admin

保兴财经网,专业的财经自媒体平台!

发表评论

11条评论

  1. 尤其是非正规的委托理财合同中

  2. 不能由此认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基于该合同收取的收益就是受贿款

  3. 笔者结合两种特殊情形展开讨论: 1

  4. 实际出资的“委托炒股型”受贿罪构罪的前提应当是

  5. 期货或者其他委托理财的名义收受贿赂问题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谋取利益

  6. 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际出资的情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