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后出塞5首(其一)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的翻译,谢谢了,各?

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杜甫的《后出塞》共计五首,此为组诗的第二首。本诗以一个刚刚入伍的新兵的口吻,叙述了出征关塞的部伍生活情景。“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首句交待入伍的时间、地点,次句点明出征的去向。东门营,当指设在洛阳城东门附近的军营。河阳桥,横跨黄河的浮桥,在河南孟县,是当时由洛阳去河北的交通要道。早晨到军营报到,傍晚就随队向边关开拔了。一“朝”一“暮”,显示出军旅生活有的紧张多变的气氛。“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显然已经写到了边地傍晚行军的情景。“落日”是接第二句的“暮”字而来,显出时间上的紧凑;然而这两句明明写的是边地之景,《诗经·小雅·车攻》就有“萧萧马鸣,悠悠旆旌”句。从河阳桥到此,当然不可能瞬息即到,但诗人故意作这样的承接,越发显出部队行进的迅疾。落日西照,将旗猎猎,战马长鸣,朔风萧萧。夕阳与战旗相辉映,风声与马嘶相交织,这不是一幅有声有的暮野行军图吗?表现出一种凛然庄严的行军场面。其中“马鸣风萧萧”一句的“风”字尤妙,一字之加,“觉全局都动,飒然有关塞之气”。天已暮,落日西沉,自然该是宿营的时候了,“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两句便描写了沙地宿营的图景:在平坦的沙地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成千上万个帐幕,那些行伍中的首领,正在各自招集自己属下的士卒。这里,不仅展示出千军万马的壮阔气势,而且显见这支部队的整备有素。入夜后,沙地上的军营又呈现出另一派景象和气氛。“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描画了一幅形象的月夜宿营图:一轮明月高悬中天,因军令森严,万幕无声,荒漠的边地显得那么沉寂。忽而,数声悲咽的笳声(静营之号)划破夜空,使出征的战士肃然而生凄惨之感。至此,这位新兵不禁慨然兴问:“借问大将谁?”——统帅这支军队的大将是谁呢?但因为时当静营之后,他也慑于军令的森严,不敢向旁人发问,只是自己心里揣测道:“恐是霍嫖姚”——大概是象西汉嫖姚校尉霍去病那样治军有方、韬略过人的将领吧!

出塞是杜甫什么时期写的?

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杜甫的出塞写于安史之乱之后,分为前出塞九首和后出塞五首。出塞杜甫的组诗作品。前出塞九首诗通过一个征夫的诉说反映了杜甫从军西北边疆的艰难历程和复杂感情。后出塞五首以一位军士的口吻,诉说他从应募赴军到只身脱逃的经历,通过一个人的遭遇深刻反映了天宝之变的“酿乱期”的历史真实。
《出塞》是王昌龄早年赴西域时所作。

杜甫的古诗五首边塞诗三首?

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1、《月夜忆舍弟》—文学家杜甫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边秋 一作:秋边)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2、《前出塞九首》—文学家杜甫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送徒既有长,远戍亦有身。生死向前去,不劳吏怒嗔。路逢相识人,附书与六亲。哀哉两决绝,不复同苦辛。迢迢万里余,领我赴三军。军中异苦乐,主将宁尽闻。隔河见胡骑,倏忽数百。我始为奴仆,几时树功勋。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驱马天雨雪,军行入高山。径危抱寒石,指落层冰间。已去汉月远,何时筑城还。浮云暮南征,可望不可攀。单于寇我垒,百里风尘昏。雄剑四五动,彼军为我奔。掳其名王归,系颈授辕门。潜身备行列,一胜何足论。从军十年余,能无分寸功。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中原有斗争,况在狄与戎。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后出塞五首》—文学家杜甫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千金买马鞍,百金装刀头。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借问大将谁?恐是霍嫖姚。古人重守边,今人重高勋。岂知英雄主,出师亘长云。已一家,四夷且孤军。遂使貔虎士,奋身勇所闻。拔剑击大荒,日收胡马;誓开玄冥北,持以奉吾君!献凯日继踵,两蕃静无虞。渔阳豪侠地,击鼓吹笙竽。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主将位益崇,气骄凌上都:边人不敢议,议者死路衢。我本良家子,出师亦多门。将骄益愁思,身贵不足论。跃马二十年,恐辜明主恩。坐见幽州骑,长驱河洛昏。中夜间道归,故里但空村。恶名幸脱免,穷老无儿孙。
后五前九横吹曲辞1《后出塞五首》2《前出塞九首》《横吹曲辞·前出塞九首》

杜甫的出塞原文?

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唐·杜甫《出塞》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从军十年馀,能无分寸功。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中原有斗争,况在狄与戎。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
杜甫作《出塞》曲有多首,先写的九首称为《前出塞》,后写的五首称为《后出塞》。前出塞九首杜甫 〔唐代〕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送徒既有长,远戍亦有身。生死向前去,不劳吏怒嗔。路逢相识人,附书与六亲。哀哉两决绝,不复同苦辛。迢迢万里余,领我赴三军。军中异苦乐,主将宁尽闻。隔河见胡骑,倏忽数百。我始为奴仆,几时树功勋。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驱马天雨雪,军行入高山。径危抱寒石,指落层冰间。已去汉月远,何时筑城还。浮云暮南征,可望不可攀。单于寇我垒,百里风尘昏。雄剑四五动,彼军为我奔。掳其名王归,系颈授辕门。潜身备行列,一胜何足论。从军十年余,能无分寸功。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中原有斗争,况在狄与戎。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译文:译文其一悲悲戚戚地离开了家乡,踏上漫长的征路奔赴交河。官家限定了到达前线的日期,如果逃亡又难免灾祸。我们君王的疆土已经辽阔,而开边的战争还是如此繁多。只好弃绝父母的养育之恩,忍泣吞声地扛着武器向前跋涉。其二出了家门,一天天地走远了;见识已多,不再受同行人的气。骨肉之恩岂能不顾?无奈身为男儿死活没有定期。摘掉络头让马疾驰,解下缰绳提在手里。从万仞高山飞驰而下,俯下身来练习拔取军旗。其三蘸着呜咽的陇头水磨砺战刀,水变红才觉察刀刃割破了手。我想不理睬这令人断肠的流水声,怎奈心绪已乱了许久。大丈夫立誓以身许国,又何必再心生怨怒?只要能把自己的画像放在麒麟阁,即便立即战死也是值得。其四押送征夫的是你们这些官长,而远戍边疆的我们也都算个人。不管是生是死我们向前去,用不着你们吹胡子瞪眼睛!路上遇到一个相识的人,托他捎封信给家中六亲。伤心啊我们双方已是永别了,再也不能相聚一处同受苦辛。其五走了迢迢万里路,终于被领着来到三军。军中的苦乐多么悬殊,主将对此哪能了解详尽?隔着河水望见了敌人的骑兵,眨眼间就驰过了几百。我现在仅仅是个小卒,何时才能建立功勋?其六拉弓应当拉强弓,用箭应当用长箭。射人先射他骑的马,擒贼先擒贼的首颌。杀人也要有个限度,立国总归得有个疆界。只要能制止敌人的侵略,又何须过多地杀伤他们!其七驱马奔驰正逢天降大雪,行军进入一座高山。沿着危险的山路抱运寒石修筑城垒,冻掉的手指落在厚厚的冰凌间。此处距国门已十分谣远,何时才能筑好城垒得以归还?头上的暮云悠悠南去,我们眼巴巴地望着却不能攀上它飞回故园。其八敌人前来攻打我们的城垒,百里沙场风尘昏暗。我们挥动宝剑几次出击,就把敌军打得东逃西散。我活捉了敌人的一个酋长归来,系上他的脖子交给主将。然后悄悄地站到队列里,初次得胜又何必为自己张扬?其九当了十几年的兵,哪能不立一点战功?众人争相冒功求赏,我想报功却羞于与他们混同。争功夺利的事中原也有,何况在这与异族邻壤的边境!大丈夫应当心怀天下,岂可为个人的困穷而动容!杜甫的前后《出塞》曲,并非军歌,而是借古题写时事,意在讽刺当时进行的不义战争。  杜甫这九首诗通过描写一个士兵从军西北边疆的艰难历程和复杂感情,尖锐地讽刺了统治者穷兵黩武的不义战争,真实地反映了战争给兵士和百姓带来的苦难。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世称“杜工部”、“杜少陵”等,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被世人尊为“诗圣”,其诗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

赠出塞五首其一杜甫?

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后出塞五首》是唐代伟大诗人杜甫的组诗作品。这五首诗以一位军士的口吻,诉说他从应募赴军到只身脱逃的经历,通过一个人的遭遇深刻反映了安史之乱“酿乱期”的历史真实。第一首,从军者自叙应募动机及辞家盛况;第二首,接上叙述在路上的情事;第三首,写军士到蓟门军中之后所起的反感;第四首,进一步揭发蓟门主将的骄横,已到了顺我者生、逆我者死的地步;第五首,军士诉说脱身经过,以及到老孤独的情景。全诗艺术地再现了一个特定时代的历史生活。《后出塞五首》当作于唐玄宗天宝十四载(755年)冬,安禄山反唐之初。自开元中唐玄宗改府兵制为募兵制,兵农分离,出现了职业兵。德宗时李泌论募兵制是祸乱的根源,说这种应募的兵士,既非土著,又无宗族,重赏赐而轻生。这组诗叙写开元天宝年间一位军士从应募赴军到只身脱逃的经历,目的在于通过士兵的自述,大声疾呼地揭露安禄山的反唐真相,叫唐玄宗快快清醒过来,并指出养成安禄山反叛的原因,即在于他自己的好大喜功,过宠边将,以致安禄山得以边功市宠、形成养虎贻患。
后出塞五首(其一)杜 甫①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②。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千金买马鞭,百金装刀头。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③。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④。⊙【注释】①杜甫(712—770),字子美,生于河南巩县,一生坎坷。其诗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被称为“诗史”。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被后世诗家尊为“诗圣”。有《杜工部集》。《全唐诗》存诗十九卷。②旧丘:旧居。③羞:通“馐”,指美味。④吴钩:古代武器名,形似剑而曲,后泛指利剑。⊙【诗本事】唐玄宗后期,好大喜功,频繁发动边境战争,大规模征兵发往渔阳等地。天宝十四载(755),安禄山举兵叛乱。杜甫《后出塞五首》应写于叛乱发生后,写的是一个战士应募到幽州与契丹等抗衡,叛乱后从队伍逃脱回到家乡的事情。【赏评】这首诗写的是一位军士应募入役的事。这位军士豪情满怀、不甘空守旧丘而立志建功封侯。诗的前八句写军士应募从军的动机,喜于立功,激情四溢。从其不惜重金购买马鞭与刀头等装备,即可见其豪气与信心。后六句写辞家的盛况:闾里的亲朋好友在道中团团围着,年长的居于上头,大家为他喝酒饯行,美酒、珍馐纷纷上呈;年少的志趣相投,更赠他锋利宝剑。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当时人们还是激情高涨,对建功立业充满憧憬与信心。杜甫此诗正好展示了这一点。
后出塞五首(其一)杜 甫①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千金买马鞭,百金装刀头。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③。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④。

杜甫后出塞九首全文?

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杜甫后出塞五首,前出塞九首。杜甫 〔唐代〕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千金买马鞍,百金装刀头。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平沙列万幕,部伍各见招。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借问大将谁?恐是霍嫖姚。古人重守边,今人重高勋。岂知英雄主,出师亘长云。已一家,四夷且孤军。遂使貔虎士,奋身勇所闻。拔剑击大荒,日收胡马;誓开玄冥北,持以奉吾君!献凯日继踵,两蕃静无虞。渔阳豪侠地,击鼓吹笙竽。云帆转辽海,粳稻来东吴。越罗与楚练,照耀舆台躯。主将位益崇,气骄凌上都:边人不敢议,议者死路衢。我本良家子,出师亦多门。将骄益愁思,身贵不足论。跃马二十年,恐辜明主恩。坐见幽州骑,长驱河洛昏。中夜间道归,故里但空村。恶名幸脱免,穷老无儿孙。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杜甫的边塞诗?

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杜甫的边塞诗很多,著名的有《月夜忆舍弟》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前出塞九首·其六》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野望》西山白雪三城戍,南浦清江万里桥。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惟将迟暮供多病,未有涓埃答圣朝。跨马出郊时极目,不堪人事日萧条。
杜甫的边塞诗,如:前出塞九首其一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其二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其三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其四送徒既有长,远戍亦有身。生死向前去,不劳吏怒嗔。路逢相识人,附书与六亲。哀哉两决绝,不复同苦辛。其五迢迢万里余,领我赴三军。军中异苦乐,主将宁尽闻。隔河见胡骑,倏忽数百。我始为奴仆,几时树功勋。其六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其七驱马天雨雪,军行入高山。径危抱寒石,指落层冰间。已去汉月远,何时筑城还。浮云暮南征,可望不可攀。其八单于寇我垒,百里风尘昏。雄剑四五动,彼军为我奔。掳其名王归,系颈授辕门。潜身备行列,一胜何足论。其九从军十年余,能无分寸功。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中原有斗争,况在狄与戎。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
01.《前出塞九首》唐代·杜甫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磨刀呜咽 ......02.《后出塞五首》唐代·杜甫男儿生世间,及壮当封侯。战伐有功业,焉能守旧丘?召募赴蓟门,军动不可留。千金买马鞍,百金装刀头。闾里送我行,亲戚拥道周。斑白居上列,酒酣进庶羞。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朝进东门营,暮上河阳桥。落日照大 ......0.《月夜忆舍弟》唐代·杜甫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边秋一作:秋边)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有弟皆分散,无家问死生。寄书长不达,况乃未休兵。
峰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杜甫的边塞诗有月夜亿舍弟等

前出塞杜甫三首?

前出塞九首(后出塞五首其一)
《前出塞三首》杜甫。  其一:  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  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  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  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  其二:  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  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  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  捷下万仞冈1,俯身试搴旗。  其三:  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  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  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  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  【创作背景】  天宝十一载(752年),四十岁的杜甫写的《前出塞》是一系列军事题材的诗歌。这个时期还是唐朝的生长期,伴随着生长期的,是唐朝在军事上的扩张期,朝廷上上下下的预估大多是乐观的,杜甫却对唐玄宗的军事路线不太认同。  朱鹤龄说这几首诗是为天宝末年哥舒翰用兵于吐蕃而作。唐玄宗即位以后,为了满足自己好大喜功的欲望,在边地不断发动以掠夺财富为目的的不义战争。天宝六载(747年)令董延光攻吐蕃石堡城;天宝八载(749年)又令哥舒翰领兵十万再次攻打石堡城,兵士死亡过半,血流成河;天宝十载(751年)令剑南节度使鲜于仲通攻南诏,死者六万;又令高仙芝攻大食,安禄山攻契丹,两地百姓深受其苦。这组诗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创作的。
前出塞九首杜甫〔唐代〕其一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其二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其三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其四送徒既有长,远戍亦有身。生死向前去,不劳吏怒嗔。路逢相识人,附书与六亲。哀哉两决绝,不复同苦辛。其五迢迢万里余,领我赴三军。军中异苦乐,主将宁尽闻。隔河见胡骑,倏忽数百。我始为奴仆,几时树功勋。其六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其七驱马天雨雪,军行入高山。径危抱寒石,指落层冰间。已去汉月远,何时筑城还。浮云暮南征,可望不可攀。其八单于寇我垒,百里风尘昏。雄剑四五动,彼军为我奔。掳其名王归,系颈授辕门。潜身备行列,一胜何足论。其九从军十年余,能无分寸功。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中原有斗争,况在狄与戎。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译文其一悲悲戚戚地离开了家乡,踏上漫长的征路奔赴交河。官家限定了到达前线的日期,如果逃亡又难免灾祸。我们君王的疆土已经辽阔,而开边的战争还是如此繁多。只好弃绝父母的养育之恩,忍泣吞声地扛着武器向前跋涉。其二出了家门,一天天地走远了;见识已多,不再受同行人的气。骨肉之恩岂能不顾?无奈身为男儿死活没有定期。摘掉络头让马疾驰,解下缰绳提在手里。从万仞高山飞驰而下,俯下身来练习拔取军旗。其三蘸着呜咽的陇头水磨砺战刀,水变红才觉察刀刃割破了手。我想不理睬这令人断肠的流水声,怎奈心绪已乱了许久。大丈夫立誓以身许国,又何必再心生怨怒?只要能把自己的画像放在麒麟阁,即便立即战死也是值得。其四押送征夫的是你们这些官长,而远戍边疆的我们也都算个人。不管是生是死我们向前去,用不着你们吹胡子瞪眼睛!路上遇到一个相识的人,托他捎封信给家中六亲。伤心啊我们双方已是永别了,再也不能相聚一处同受苦辛。其五走了迢迢万里路,终于被领着来到三军。军中的苦乐多么悬殊,主将对此哪能了解详尽?隔着河水望见了敌人的骑兵,眨眼间就驰过了几百。我现在仅仅是个小卒,何时才能建立功勋?其六拉弓应当拉强弓,用箭应当用长箭。射人先射他骑的马,擒贼先擒贼的首颌。杀人也要有个限度,立国总归得有个疆界。只要能制止敌人的侵略,又何须过多地杀伤他们!其七驱马奔驰正逢天降大雪,行军进入一座高山。沿着危险的山路抱运寒石修筑城垒,冻掉的手指落在厚厚的冰凌间。此处距国门已十分谣远,何时才能筑好城垒得以归还?头上的暮云悠悠南去,我们眼巴巴地望着却不能攀上它飞回故园。其八敌人前来攻打我们的城垒,百里沙场风尘昏暗。我们挥动宝剑几次出击,就把敌军打得东逃西散。我活捉了敌人的一个酋长归来,系上他的脖子交给主将。然后悄悄地站到队列里,初次得胜又何必为自己张扬?其九当了十几年的兵,哪能不立一点战功?众人争相冒功求赏,我想报功却羞于与他们混同。争功夺利的事中原也有,何况在这与异族邻壤的边境!大丈夫应当心怀天下,岂可为个人的困穷而动容!
qián出chū塞sài九jiǔ首shǒu--杜dù甫fǔ戚qī戚qī去qù故gù里lǐ,,悠yōu悠yōu赴fù交jiāo河hé。.公gōng家jiā有yǒu程chéng期qī,,亡wáng命mìng婴yīng祸huò罗luó。.君jūn已yǐ富fù土tǔ境jìng,,开kāi边biān一yī何hé多duō。.弃qì绝jué父fù母mǔ恩ēn,,吞tūn声shēng行xíng负fù戈gē。.出chū门mén日rì已yǐ远yuǎn,,不bù受shòu徒tú旅lǚ欺qī。.骨gǔ肉ròu恩ēn岂qǐ断duàn,,男nán儿ér死sǐ无wú时shí。.走zǒu马mǎ脱tuō辔pèi头tóu,,手shǒu中zhōng挑tiāo青qīng丝sī。.捷jié下xià万wàn仞rèn冈gāng,,俯fǔ身shēn试shì搴qiān旗qí。.磨mó刀dāo呜wū咽yè水shuǐ,,水shuǐ赤chì刃rèn伤shāng手shǒu。.欲yù轻qīng肠cháng断duàn声shēng,,心xīn绪xù乱luàn已yǐ久jiǔ。.丈zhàng夫fū誓shì许xǔ国guó,,愤fèn惋wǎn复fù何hé有yǒu!!功gōng名míng图tú麒qí麟lín,,战zhàn骨gǔ当dāng速sù朽xiǔ。.送sòng徒tú既jì有yǒu长zhǎng,,远yuǎn戍shù亦yì有yǒu身shēn。.生shēng死sǐ向xiàng前qián去qù,,不bù劳láo吏lì怒nù嗔chēn。.路lù逢féng相xiāng识shí人rén,,附fù书shū与yǔ六liù亲qīn。.哀āi哉zāi两liǎng决jué绝jué,,不bù复fù同tóng苦kǔ辛xīn。.迢tiáo迢tiáo万wàn里lǐ余yú,,领lǐng我wǒ赴fù三sān军jūn。.军jūn中zhōng异yì苦kǔ乐lè,,主zhǔ将jiàng宁níng尽jǐn闻wén。.隔gé河hé见jiàn胡hú骑qí,,倏shū忽hū数shù百bǎiqún。.我wǒ始shǐ为wèi奴nú仆pú,,几jǐ时shí树shù功gōng勋xūn。.挽wǎn弓gōng当dāng挽wǎn强qiáng,,用yòng箭jiàn当dāng用yòng长zhǎng
前出塞其三 杜甫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译文蘸着呜咽的陇头水磨砺战刀,水变红才觉察刀刃割破了手。我想不理睬这令人断肠的流水声,怎奈心绪已乱了许久。大丈夫立誓以身许国,又何必再心生怨怒?只要能把自己的画像放在麒麟阁,即便立即战死也是值得。
前出塞 杜甫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其一悲悲戚戚地离开了家乡,踏上漫长的征路奔赴交河。官家限定了到达前线的日期,如果逃亡又难免灾祸。我们君王的疆土已经辽阔,而开边的战争还是如此繁多。只好弃绝父母的养育之恩,忍泣吞声地扛着武器向前跋涉。其二出了家门,一天天地走远了;见识已多,不再受同行人的气。骨肉之恩岂能不顾?无奈身为男儿死活没有定期。摘掉络头让马疾驰,解下缰绳提在手里。从万仞高山飞驰而下,俯下身来练习拔取军旗。其三蘸着呜咽的陇头水磨砺战刀,水变红才觉察刀刃割破了手。我想不理睬这令人断肠的流水声,怎奈心绪已乱了许久。大丈夫立誓以身许国,又何必再心生怨怒?只要能把自己的画像放在麒麟阁,即便立即战死也是值得。《前出塞》通过集中描写一个战士戍边十年的过程,反映了唐王朝发动的开边战争给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讽刺唐玄宗穷兵黩武的政策.这组诗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抓住人物特征,着重心理刻划,结构紧凑,层次井然。
杜甫 〔唐代〕戚戚去故里,悠悠赴交河。公家有程期,亡命婴祸罗。君已富土境,开边一何多。弃绝父母恩,吞声行负戈。出门日已远,不受徒旅欺。骨肉恩岂断,男儿死无时。走马脱辔头,手中挑青丝。捷下万仞冈,俯身试搴旗。磨刀呜咽水,水赤刃伤手。欲轻肠断声,心绪乱已久。丈夫誓许国,愤惋复何有!功名图麒麟,战骨当速朽。送徒既有长,远戍亦有身。生死向前去,不劳吏怒嗔。路逢相识人,附书与六亲。哀哉两决绝,不复同苦辛。迢迢万里余,领我赴三军。军中异苦乐,主将宁尽闻。隔河见胡骑,倏忽数百。我始为奴仆,几时树功勋。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驱马天雨雪,军行入高山。径危抱寒石,指落层冰间。已去汉月远,何时筑城还。浮云暮南征,可望不可攀。单于寇我垒,百里风尘昏。雄剑四五动,彼军为我奔。掳其名王归,系颈授辕门。潜身备行列,一胜何足论。从军十年余,能无分寸功。众人贵苟得,欲语羞雷同。中原有斗争,况在狄与戎。丈夫四方志,安可辞固穷。前出塞唐 · 杜甫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
发布时间:2021-11-22 21:13:13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ruidaby.com/zixun/28410.html

作者: admin

保兴财经网,专业的财经自媒体平台!

发表评论

12条评论

  1. 《前出塞九首》—文学家杜甫戚戚去故里

  2. 赠出塞五首其一杜甫?《后出塞五首》是唐代伟大诗人杜甫的组诗作品